笔记与流年

2006/12/21

网摘:《退伍军人崔英杰的法庭辩护词》

辩护人夏霖律师:《退伍军人崔英杰的法庭辩护词
  • “法谚有云:立良法于天下者,则天下治。尊敬的法官,尊敬的检察官: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城市管理制度究竟是要使我们的公民更幸福还是要使他们更困苦?我们作为法律人的使命是要使这个社会更和谐还是要使它更惨烈?我们已经失去了李志强是否还要失去崔英杰?”
余世存:《我生有事愿无穷—关于“七六年”生人
  • “如果他们的汉语写作不能服务于国家社会层面的文明人格养成,那么,虽然他们比胡适、余英时们更易进入国际社会生活,但他们的成就难以望胡、余之项背;个人 或代际的命运自我规定,或许无关他人,但文明、大众、社会的福祉高低却也因此决定了。胡、余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他们之所以有此光芒,因为他们有文明的自 觉、有我国文化的身份认同、有推进同胞个性福祉的圣贤用心。我国人常有生逢盛世一说,这一代人是否有此感慨还不得而知。至少,我国是惊魂未定,我国史大事 未央,对这一代人来说,在他们的一生中,肯定有事。”
胡佳:《关于国保与艾滋病工作—答no name留言
  • 记录历史,感谢胡佳。

标签: , , ,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订阅 帖子评论 [Atom]



指向此帖子的链接:

创建链接

<< 主页